Anonymous 发表于 2016-7-30 10:19:48

广东清远40年电子拆解业转型 垃圾焚烧污染重


塘镇长冲村电子废物拆解作坊已撤除,但土壤污染管理之路仍然绵长。
从省道S253拐进清远市龙塘镇长冲村,进村小道两旁围墙上到处是夺目的标语:“冲击废旧拆解”“清新空气来之不易”……两边一排排货场已是空空荡荡,电子废物拆解货车来来往往的情景不再。而在一年多前,这儿仍是一幅门庭若市的场景,大货车把一车车废旧电子废物拉进来,再把一车车铜、铝制品拉走,家家户户都宣布叮叮当当的拆解声,还经常冒出燃烧废物的黑烟。在清远,电子废物拆解是一个有着约40年渊源的职业。2015年,一场全部整治不合法拆解电子废物污染的攻坚战打响,以清城区龙塘、石角二镇为代表,地方政府正在全力策划,经过拆解入园、工艺升级等方法,处理电子废物围城的疑问。   废物燃烧引发许多投诉龙塘、石角两镇,曾是国内最大的进口电子废物会集处理处置地之一,这个职业在当地有40多年的前史了。乡民用人工拆解的方法将零件捣碎、拆开,把有用的铜、铝等金属别离,无用的塑料就地燃烧,故而周边居民经常能闻到烧塑料的滋味。对清远北部万科城业主黄女士而言,心中的一块石头终于能够放下。2013年她和家人入住小区以后,不时能闻到一股烧塑料的滋味。黄女士说:“原本买这儿的房子就是看中这边空气清新,有山有水的,没想到碰上了废物燃烧疑问。”她买的楼盘坐落广州市和清远市交界处,因房价不高变成不少“广州留鸟”的选择。一些房地产公司还声称此处为广州“后花园”,天然环境好。在发现楼盘周边的废物燃烧疑问后,黄女士在业主群里吐槽,发现被此事困惑的业主也不在少数。业主们开端安排起来反映情况、维权,有些业主还组团去周边村庄里造访,刺探废物燃烧的滋味来自何处。造访之下,业主们发现,楼盘周边的龙塘、石角两镇,是国内最大的进口电子废物会集处理处置地之一。“这个职业在当地有40多年的前史了。”从上世纪90年代开端进入电子拆解职业的一位老板告诉记者。记者了解到,国内外的电脑、显示器等电子零件经过集装箱在珠三角码头上岸后,终究会经过公路来到紧挨珠三角的龙塘、石角等镇。其中一部分流入再生资源基地等有正规牌照的拆解场,另一部分流入散落在村镇、公路周边旮旯的个别拆解户,由乡民用人工拆解的方法将零件捣碎、拆开,把有用的铜、铝等金属别离,无用的塑料就地燃烧。经过多年的演化,龙塘、石角两地的洋废物拆解成了外地人在此赖以营生的手段,本地人则依靠出租厂房、物业等形式参加其中。没有参加的本地人则对这个职业颇多怨言:“钱都给外人挣了,把污染留给咱们。”2007年以后,当地政府多次冲击不合法个别拆解户,无奈从业者甚多、职业过于庞大,整治举动完毕后屡屡出现反弹。2014年,当地还发生过拆解从业者会集到镇上访的事情。而跟着周边楼盘入住业主的增多,他们对环境的投诉也不断增加,清远市下决心处理这个老大难疑问。2015年7月,《清远市清城区电子抛弃物污染环境整治作业方案》出台,清远正式向电子抛弃物污染开战。一场强力攻坚战打响2015年清城区龙塘、石角两镇全部撤销2358家园外不合法运营拆解散户,共涉及29个村委会、302个乡民小组、从业人员2万多人。为防止不合法拆解厂在整治往后东山再起,清城区还组建了约150人的查验队伍,严防不合法电子废物的进入与流出。石角镇省道S114旁,一位士多店老板记得:2015年6月前后,天天都有许多台自卸车和铲车进进出出,这是清城区在整理不合法拆解散户的出产设备和货品。S114是衔接清远清城区和佛山三水的一条公路,大大小小的货车经此路运走了电子废物。依照《清远市清城区电子抛弃物污染环境整治作业方案》,当年9月30日前拆解散户悉数入园运营,一起撤销园外不合法运营拆解散户。石角镇党委书记张志良介绍,2015年石角镇对排查登记的1295间拆解散户采纳分级整理整治方法进行处理,加大对拆解散户自行清场的催促力度,对逾期不清的拆解户依法进行强行清场,并全部整理了场内场外、屋前屋后、道路两旁的电子抛弃废物。清城区电子抛弃物污染环境整治作业领导小组单位作业人员、龙塘镇党委委员刘俊健参加了全部整理整治进程。他告诉记者,2015年年头以来,清城区安排龙塘镇、石角镇和环保、公安、供电等部门联合展开专项整治举动36次,出动人员1万多人(次),严厉冲击不合法拆解做法。刘俊健介绍,依照2012年清远出台的《清远市电子抛弃物污染环境整治规划(2012年-2020年)》,政府已从2012年起展开整治作业,并按计划逐年撤销园外不合法拆解散户,用3年时间逐步缓冲,2015年是整治作业的收官之年,按“史上最严”的整治方案开端整理,天然毫不手软。关于园外无照运营的拆解散户,执法人员先是对其进行断电处置,随后按《无照运营查处撤销方法》查封、扣押其设备、原材料、产品等,并撤销其运营场所。“在整治之前,当地镇村党员、干部响应政府号召,本身带头不再运营园外拆解职业,不再持续租场所给拆解散户,这为整治举动减少了许多阻力。”刘俊健说。整治作业一起从源头突破撤销难题,为防止不合法拆解厂在整治往后东山再起,清城区政府在龙塘、石角两镇选取6个流动查验点,由公安、海关、环保等部门组建约150人的查验队伍,从当年7月底开端,对进入辖区内载有固体废物的货运车辆展开查验。龙塘、石角镇也各自招聘90人构成3支队伍,24小时巡查严防不合法电子废物的进入与流出。“这么做能够从源头上堵截不合法电子废物的流入。”刘俊健介绍,2015年清城区龙塘、石角两镇全部撤销2358家园外不合法运营拆解散户,共涉及29个村委会、302个乡民小组、从业人员2万多人。已发动土壤污染管理土壤修正作业是个绵长的进程。从2014年1月开端,环保部华南环境科学研究所承担的龙塘镇电子抛弃物污染土壤修正项目发动,首期工程投入经费2500万元,现在首期工程已完结,正着手推进二期、三期工程,估计到2020年能够全部完结龙塘镇的土壤污染管理。园外拆解散户被撤销以后,居住在龙塘镇长冲村委肖屋村的湖南人阿兰无事可做了,丈夫现已外出打工,她也预备找别的活计。阿兰告诉记者,她和丈夫是从湖南来肖屋村的,做电子拆解现已好几年了。“政府不让持续做了,说对环境污染大。”阿兰表明了解政府的举措,也幸亏孩子不用再闻燃烧塑料的废气了。在龙塘镇长冲村委肖屋村留传固体废物整治点前,昔日的废物成堆现已变成了如今的绿树林荫。刘俊健介绍,华南环科所整治项目作业组对该堆点留传固废进行鉴别以后,共计清运留传固废3611吨,并现已完结生态恢复。而土壤修正作业是个绵长的进程。从2014年1月开端,环保部华南环境科学研究所承担的龙塘镇电子抛弃物污染土壤修正项目发动,首期工程投入经费2500万元,现在首期工程已完结,正着手推进二期、三期工程,估计到2020年能够全部完结龙塘镇的土壤污染管理。整治举动取得了初步成效,周边楼盘业主的投诉也减少了。不过,一个存在时长达40年的产业被整治,势必带来某种阵痛。资料显示,以铜材为主的拆解和加工业在清城区工业中仍占重要方位,整治举动展开以后,以铜为主的有色金属拆解和加工业完结产值出现下降,直接影响了地区GDP。“撤销只是开端,终究仍是要引导拆解职业走上绿色出产的道路。”刘俊健表明,撤销作业完结后,环保部门正加快完善现有再生资源园区的配套设施建设,引导符合条件的拆解散户入园。何先生的拆解厂于去年入驻华清再生资源基地29区,一年以后他体会到了“正规军”的种种优点:“固废都有无害的处理,对身体危害少了,而且消防安全、出产安全都有保障,不再像以前那样提心吊胆了。”现在,第一批华清再生资源基地和第二批民安等4个拆解集聚区现已相继建成投入使用,共计安置入园运营的拆解散户500多户。一起,嘉利安B区、民安马头、塘基等集合园区的环保配套设施现已开建。
页: [1]
查看完整版本: 广东清远40年电子拆解业转型 垃圾焚烧污染重